松本润怀里的沫子

你要开心。

【SK】十二

超级可爱呀!!(*^ワ^*)

溺鱼:

OOC OOC  有私设。


没有文笔,自我满足,更新随缘


老师Ox学生N


慢热向吧大概,之后也许....会有点SA。





“初次见面,我叫大野智。”


“你们未来一年的班主任,以后还请多关照。”


二宫和也一直垂着毛茸茸的脑袋,心虚的目光时不时的往讲台上瞅,他如果再使点劲手里的中性笔怕是要被捏断了。


“今年只有二十五岁,并不是什么大叔哦fufufu”


 


「太丢人了。」


他心里这么想着。


 


 


 


头一天晚上还说明天要早起,不能在高中生活的第一天就迟到给老师留下一个坏印象。结果打游戏打到半夜忘了时间,再醒来的时候离上课只有十五分钟了。


好在老天还是很关照他,一路上交通灯都是绿色的,但还是出了点意外。


“对不起对不起我赶时间…大叔您没什么事吧?”


“没事没事…”


一个急转弯没刹住车撞到了人…还把对方的衣服刮蹭了。


“真的没关系的?”


“你先走吧,小问题没什么大碍的。”


连忙又道了几次歉,重新骑上单车赶去学校了。


「不然赔一套还给他,那西装看起来就很贵吧…得攒多久钱…不过那大叔看起来蛮和蔼的…」


爬楼梯的时候又念叨一路,虽然对方已经说了没什么事但总归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。


前脚刚踏进教室门,铃声也恰好响起。


只有第一排有空位,也只能非常不情愿的坐在那。


吵闹的教室突然没了声。


一抬头与站在讲台上的人对上了视线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缘,妙不可言。


他为了不给新班主任留下一个迟到的坏印象结果很凑巧的撞了对方。


「果然还是得赔一套,不然未来一年肯定不好过。」


「可能对方更在意的是我叫他大叔,肤色…完全看不出来好吗。」


 


“先点名…是我一个一个念名字还是你们自己站起来自我介绍?”


二宫默默抬起头看见那人骨节分明的手指,修剪整齐的指甲,再低头看看自己和对方相差甚远的汉堡手。


轻轻的叹了口气,不公平啊不公平。


 


“点名吧老师,自我介绍什么的…说不出口诶。”


“对啊对啊老师点名吧。”


“点名吧,还不浪费时间。”


 


“嘘,安静一下。”


二宫觉得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
心脏咚咚咚的跳得厉害。


“自我介绍吧,从第一排同学开始。”


什么和蔼的大叔这个人明明是恶魔吧。


他惶惶的站起来,稍微愣了一下,大野依然是面色平和,只不过两边眉毛微微皱了起来。


“这位同学?”


“二宫和也,十六岁。”


“爱好和特长?还有擅长科目。”


“打游戏,棒球,数学。”


“请坐,下一位同学。”


 


 


自我介绍已经传到了另一组,可他的心跳还是没有减速。


轮到最后一人讲完时下课铃声也随之响起。


“下课了自由活动吧,注意安全,”


“对了,二宫…和也同学?跟我过来一下。”


新同桌神色凝重的看着他,眼神里充满了同情,应该是在说“祝你好运”。


「愿上帝保佑我。」


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会突然冒出这句话,边心里默念着,边跟着大野智的脚步进了办公室。


 


 


“啊你是叫二宫和也吗?”


“对的。”


“下次骑车注意安全,不要急着赶时间。”


“…好的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那大野老师没什么事了?”


“那不然你是打算赔我一件衬衫吗fufu”


他默不作声,用余光看见大野智手里的蓝色马克杯,上面印着鱼的图案,更为明显的是袖口处只剩下的一颗袖扣,孤零零的。木椅与石砖的刺耳摩擦,对方绕过他走到饮水机前“咕嘟咕嘟”的声音传进他耳里。


 


“真想给我赔?”


 


大野笑嘻嘻的靠近他的脸,温热的掌心压平了翘起的头发,他有些手足无措,摇头又点头,看的大野哭笑不得。


 


“真没事了,去休息吧。”


 


应了一句谢谢老师然后落荒而逃,连办公室的门也忘记带上,试图用冰凉的桌面消去泛红脸颊上的温度,同桌轻轻戳了戳趴着的二宫。


“诶大野老师叫你去办公室是怎么了?”


“…没什么。”


“他该不会是打你了吧,脸怎么那么红。”


“没有没有,办公室里太热了…暖气吹的。”


心脏的跳动一清二楚的溜进紧贴在桌上的耳朵里,二宫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让自己那颗疯狂的心脏冷静下来。


台上的大野老师讲着校纪班规,台下的他愣着神。


人虽是坐在教室里,但心都不知道飘哪去了。


 


他好像知道了罪魁祸首是谁。


大野智,一头迷失了方向的鹿。


闯进了他的心里,


四处乱撞。


评论

热度(39)

  1. 松本润怀里的沫子溺鱼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超级可爱呀!!(*^ワ^*)